中國基層門戶網

畢加索倫勃朗在列 如何從犯罪集團處拿回失竊名畫

2020-07-11    來源:網絡    作者:本網

  來源: 雅昌藝術頭條

  據中情局統計,藝術品盜賣是繼毒品、軍火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犯罪產業。

  “這個產業是個金字塔結構,塔底有幾萬人,但是塔尖處也就三四十個人,都是犯罪集團的頭目,由他們控制著市場和貨源?!眮喩げ继m德說。

  亞瑟·布蘭德,這位49歲的荷蘭人,在“金字塔”中扮演著一個特殊的角色——幫政府、博物館、失主從犯罪集團手里拿回失竊的藝術品。

  他也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“藝術偵探”。

  畢加索的情人

  2019年3月14日晚,阿姆斯特丹東區,一間簡陋公寓的門鈴響了。

  亞瑟·布蘭德打開門,門口站著兩個膀大腰圓、刺青一路紋到脖子上的漢子,他們拎著一個綁得嚴嚴實實的長方形大包裹。

  布蘭德迫不及待地撕開包裹,檢查里面的東西:這是一幅女子的半身像,割裂的五官和破碎的色塊堆疊其中,典型的立體派風格,左下角刻著成畫日期——1938年4月26日。

  這幅畫乃畢加索為情人朵拉·瑪爾所畫,在這位現代藝術大師的莊園里珍藏著,一直到他1973年去世,才賣給了沙特王子謝赫·穆森·阿卜杜勒馬利克·謝赫。王子把這幅畫放在他的超級游艇“珊瑚島”上,1999年,于法國安提比斯港被盜。

  沙特王子懸賞40萬歐元追蹤線索,結果一無所獲,法國警方也無能為力,傾向于認為它已經被竊賊毀掉。

  “那種沒經驗的小偷,拿到畫后會第一時間找買家出售,然后他們會發現賣不動,因為這個節骨眼上,根本沒人想碰它,而且這個燙手山芋還可能給自己帶來麻煩,于是他們會干脆毀了它?!辈继m德說。

  直到2015年,布蘭德在荷蘭的地下市場收到風聲,這幅畫作為黑社會毒品和軍火交易的抵押品,一直在黑市流轉,已經換了十幾道手了,“顯然,它從2002年起就在荷蘭的地下世界游蕩,我認識的一個房地產開發商,就收過這幅畫,作為某次交易的抵押品?!?/p>

  “時間過去這么久,所有權變更了這么多次,根本抓不到原來的小偷。當然,最重要的是把畫拿回來?!辈继m德說。

  這幅畫的市場估值在2500萬歐元左右,不過,在擁有它的黑幫那里,它卻是個尷尬的存在。

  “第一,你不能靠正常渠道賣掉它,這會給你招來警察;第二,你也不能用它去忽悠別的黑幫,因為上當那位可能會帶著槍回來找你;第三,你不能毀了它,它畢竟是有價值的,但是留在手里,又見不得光,多少有風險;總之,一幅妥妥的名畫,落到幫派手里,成了雞肋般的存在,就是這么個局面。至于我呢,我是來幫他們打開局面的人?!辈继m德說。

  布蘭德先取得沙特王子的委托,然后與合作密切的荷蘭警方溝通好,請他們保證“這幅畫的現任主人不會被逮捕”。

  然后與現任主人談妥一個雙方可以接受的價格,“這種情況,照正常市場價的一折來砍是基本的?!辈继m德說。

  接著聯系上紐約佩斯畫廊,請他們派專家驗證這幅畫的真實性——當年就是佩斯畫廊代表畢加索家族將這幅畫賣給了沙特王子。

  最后,才來到文前的這一幕,布蘭德送走兩位訪客,然后把這幅畢加索掛在自家墻上,抽著煙,一直欣賞到夜深,“這幅畫是畢加索的個人最愛之一,真有味道,當年畢加索去世時掛在他家里,如今它掛在我家里了,哈哈。今天晚上,我的家是阿姆斯特丹最值錢的一間公寓!”

  不過留給布蘭德的只有這一晚時間,第二天一早,保險公司的人就來了,他們將把畫帶去原主人處。主人收到畫后,再給布蘭德的賬戶打入一筆不菲的賞金。

  全世界范圍內,只有8%的被盜藝術品能夠物歸原主,一件藝術品丟失兩年后,警察基本就放棄了追索。

  所以,大量的被盜藝術品在黑市、暗網中沉浮,或深藏于某個見不得光的地窖內,等待著像布蘭德這樣的“藝術界賞金獵人”去打撈、搭救。

  “我在這場游戲中賺不了大錢,但是,我愛藝術,這個工作帶給我的還有金錢以外的感動?!?/p>

  現在,布蘭德手上同時做著10到15個被盜藝術品項目,其中一個長期項目是幫助猶太家庭追查二戰時期失蹤的藝術品。布蘭德的日常業務還包括給富人購買藝術品提供咨詢服務,幫他們辨別出處和真偽。

  獵人的法則

  帶布蘭德入行的是個臭名昭著的荷蘭人,叫米切爾·范·瑞恩。

  用“蘇格蘭場”(倫敦警察廳)的話講,瑞恩要為世界上90%的藝術犯罪負責。他的辦公室一度是全歐洲非法藝術品的交易集散地。

  布蘭德認他作師傅的時候,米切爾已經改邪歸正,成了倫敦警察廳的秘密線人,為打擊藝術犯罪盡綿薄之力。

  布蘭德給他當了六年助手,“那幾年里,他帶我認識了形形色色的人——FBI、倫敦警察廳、騙子、小偷、黑幫、偽造者、盜墓賊、文物販子、鑒定機構、中介……如果說非法藝術品也是個產業,那這個產業鏈條上掛著的各路角色我都認識了?!?/p>

  “每個禮拜,米切爾的辦公桌上會出現來歷不明的黑貨,有些貨色要是被考古學家發現的話,會成為全世界的頭條新聞,但在黑市上,它們可能露個臉后,就永遠消失了?!?/p>

  這些貨色中,最令布蘭德難忘的不是哪件藝術品,而是一個炸彈,“沒錯,貨真價實的炸彈,仇家送來的那種?!?/p>

  六年后,布蘭德從一個熱愛古錢幣收藏的藝術青年,煉成了藝術圈的賞金獵人。

  如今,他已經是個中高手。

  一樁藝術品盜案發生后,他會先研究作案的手法,看看有沒有似曾相識的“痕跡”,“小偷也是有個人風格的,特別是圈里有名的老慣偷,他們會一直重復那幾招?!?/p>

  發現苗頭后,布蘭德開始打電話,依靠他的地下人脈,追索失物的下落。

  最后,線索會通向哪個意大利黑手黨,或是愛爾蘭共和軍的成員,或是哪個荷蘭的毒梟,“我給他們打電話,說有這么個事兒,失主愿意出點血,把東西拿回去,想聽聽您的意思。要是他回答:你他媽在說啥?然后掛了電話,這就有戲了,因為真要是跟這事兒沒關系,不是這種反應?!?/p>

  “接下來只要等著,等他們考慮幾天后,會給我回電話,然后指定一個中間人,開始談價錢?!?/p>

  名氣大了以后,布蘭德常常接到黑色人物主動的邀約。

  有時候是一個陌生的電話,“布蘭德先生,我不會告訴你我是誰,但我今晚1點要和你說話,請你到停車場來?!?/p>

  有時候更像是一次綁架,“好端端走在街上,過來一個已經跟蹤了你三天的家伙,對你說:請上車,布蘭德先生,我們有點事務要處理?!?/p>

  聽起來挺嚇人,其實沒什么危險,“你可能是個毒梟,手里有一張倫勃朗,是做毒品交易得來的,后來你發現它是從博物館里偷來的,不太好賣,那怎么辦?你碰上了麻煩,而我是為你解決這個麻煩的人?!?/p>

  “我們沒有私人恩怨,我不在乎你犯了什么法,我只想讓這件東西物歸原主?!?/p>

  打的交道多了,布蘭德的感受是這些黑道人物很會開玩笑,有幽默感,常常一邊聊著段子一邊把事兒談成了,“輕松一點,畢竟,我們處理的不是人命官司,只是偷來的藝術品,對吧?”

  希特勒的馬

  在畢加索之前,布蘭德最引以為豪的案例是發現了“希特勒的馬”。

  這一對巨大的青銅馬雕像,出自希特勒最喜愛的藝術家約瑟夫·索拉克之手,整個納粹時代,它們矗立在柏林的德國總理府門口。

  這兩匹馬見證了二戰歷史——1939年,希特勒站在它們身后90米處向英法宣戰,六年后,就在馬蹄下方的元首地堡內,希特勒飲彈自盡。

  2015年,透過地下渠道,布蘭德收到了這對馬的彩色照片,“我樂了,因為這顯然是假的,真家伙早就被蘇聯大炮炸掉了?!?/p>

  據官方記載,在盟軍攻克柏林的戰役中,這對青銅馬毀于蘇軍的炮彈。

  “太荒唐了,是哪個白癡這么想不開,造了一對3米高的馬,還指望以800萬歐元的價錢賣掉它們?”

  笑歸笑,布蘭德還是稍微查了一下,他翻看了二戰后期的影像資料——就在柏林戰役前幾天,希特勒從帝國總理府走出來,給希特勒青年團的最后一批士兵頒發勛章。

  鏡頭中,本該是青銅馬所在的位置,空空如也,只站著一個警衛。這意味著希特勒在柏林戰役前,移走了這些雕像。

  “天哪,照片里的馬可能是真的!”布蘭德醒過神來。

  他立刻聯系上一位做私家偵探的前克格勃特工,兩人溯著照片的線索,找到了這對青銅馬——希特勒私人的藝術收藏。

  “不可思議的是,它們就存放在德國鄉下一座大房子的地窖里,房子的主人還有一個V1型號火箭,一個魚雷,一個坦克,都是納粹時代的東西?!辈继m德說。

  意難平

  據布蘭德估算,二十年來,他追蹤到的失竊藝術品,加起來市場總價值超過三億美元。

  他的職業高光時刻包括——幫牛津大學找回文豪奧斯卡·王爾德的戒指(牛津大學為此付給他三千英鎊獎金);

  幫大收藏家賈法爾·加齊找回波斯名詩人哈菲茲的詩集手稿;

  幫荷蘭博物館找回達利的畫作;幫西班牙博物館找回失竊的中世紀浮雕;幫塞浦路斯博物館找回拜占庭時期的馬賽克鑲嵌畫……

  2016年,布蘭德與烏克蘭的民兵組織談判成功,低價買回了從荷蘭西弗里斯博物館失竊的一批17世紀名家畫作。

  替西弗里斯博物館找回的畫作中,包括荷蘭畫家雅各布·瓦本的《女子世界》

  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收獲讓他頻頻登上報刊頭條,媒體管他叫“藝術界的印第安納·瓊斯”。

  而這位探險者最大的職業追求,就是能把“波士頓博物館大劫案”破了。

  1990年3月18日,位于波士頓的伊莎貝拉·斯圖爾特·加德納博物館被盜,兩名小偷假扮成警察,將保安綁了起來,然后洗劫了博物館。

  他們共偷走13件畫作,價值超過5億美元,包括一幅維米爾——這位荷蘭大畫家一生只畫了34幅畫,《戴珍珠耳環的少女》即他的手筆;還有幾幅倫勃朗、馬奈、德加,都是藝術界頂流的作品。

  倫勃朗的唯一一幅海景畫《加利利海的風暴》也在此次事件中被盜

  FBI查了三十年,沒有結果,他們懷疑竊賊已經不在人世——被黑吃黑,殺人滅口了。

  布蘭德的看法不一樣,“要我說,這些畫都在愛爾蘭共和軍手里,理由?一,愛爾蘭共和軍有偷畫換錢的前科;二,波士頓當地有愛爾蘭黑幫,他們和愛爾蘭共和軍有千絲萬縷的聯系,共和軍和英國交戰時期,大量軍火從美國運到愛爾蘭,源頭就在波士頓?!?/p>

  “現在,愛爾蘭共和軍合法了,不用打打殺殺了,但他們以前搞的錢和東西還在,包括這批畫,還好好地呆在愛爾蘭的某個倉庫里,我要是知道是哪一個倉庫就好了?!辈继m德說。

  苦主博物館懸賞一千萬美元,只要能提供畫作的有效線索。

  要是有一天,布蘭德真的把這個案子查明白了,這會成為他職業生涯的“終身成就獎”吧。

[責任編輯:本網]

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,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,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侵權/違法違規的內容, 請發送郵件至347541@qq.com 舉報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。

讓愛成長
魯冰花

聚焦脫貧攻堅    全國美術家用筆墨描繪山鄉巨變

?

藝耀東南——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林學善傳承展在福州開幕

?

國寶《千里江山圖》,在重慶“活”了起來

?

黃河文化主題書法篆刻展覽在中國國家畫院美術館開幕   展出6

?

綠色出行
魯冰花

關于我們| 網站概況| 法律顧問| 服務條款| 人員查詢| 廣告服務| 供稿服務| 合作伙伴| 網站聲明| 版權所有| 聯系我們

有害短信息舉報 抵制違法廣告承諾書 陽光· 綠色網絡工程 版權保護投訴指引 網絡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

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號: 郵箱:httx1314@qq.com    電話:18101323759

@全聯民間文物藝術品商會l當代藝術家專業委員會官方藝術網站(業務主管單位: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,指導部門:國家文物局,登記注冊:國家民政部,全國性社會組織)。

北京總部:西城區阜外大街34號解放軍報社干休樓 運營中心:廈門市思明區湖濱東路319號

度汛云提供云服務器支持